[桜哉] 桜哉 
c_sakuya.jpg

出處:桜哉
官網:http://tetrascope.skr.jp/sakuya/index.html
年齡:推定24歲
種族:機器人
職業:家庭主夫→書店店員



桜哉是人機戀(?)的故事。

主軸在於女主角九条茜能不能跨越人與機器人的界線,勇敢面對自己對男主角的感情。所以攻略對象只有一個。另一位幼馴染上村榛則是出來插花的,用來作為人類與機器人戀情的反襯,攻略不可。

下有劇透,慎入。


*

故事一開始,茜正煩惱看著自己帳戶裡的可憐數字。後來才知道,她一個人做零時工卻要養自己和桜哉兩個人,常常辛苦到半夜才回家。

這樣辛苦,為什麼不讓桜哉出外幫忙家計呢?原來桜哉是稀有的、非常接近人類的機器人。製造他的技術隨著茜的父親去世而永遠成謎,所以茜非常害怕桜哉被盯上。

至於桜哉,在家打理家務和自主的閱讀,是茜的父親還在世時就養成的生活習慣,加上他很不喜歡別人的注視,也就幾乎一直待在家裡。就算偶爾看到茜這麼疲倦,提議自己出去幫忙工作,一旦茜表現出不願意的樣子,桜哉便不會再堅持。

因此兩人便一直努力掙扎著在生存線上過活。

不過就在這天,茜遇到了四、五年沒見的兒時玩伴--上村榛。

榛已經是有名的機器人製造公司的職員。顯然因為極有能力,雖然才進公司一年,已經待遇優厚。他和茜聊沒多久,便問茜要不要把桜哉給賣掉,因為桜哉的資料在研發上將會有重要的作用,至於茜也不必過得那麼辛苦,甚至可以取得優厚的報酬。

茜想也不想,立刻回絕,接著應答幾句,便表示要早點回家,不然桜哉會擔心。至於榛,即使說服失敗,他對茜的反應似乎也不意外,紳士的將茜給送回家。

說實在話,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好像什麼都沒有表示出來,說話時感情也很淡漠,可是從他在跟茜對談的過程當中,不斷強調「因為(桜哉)是機器人嘛」,就可以感覺到,相對於茜不加思索的將桜哉視作(等同人類的)家人看待,他很直接的把桜哉視作不必建立多餘關係的非人類。這種態度對一般人來說也許很正常,但考慮到桜哉的前身是榛與茜的另一位好友春樹,榛的態度反而很耐人尋味 。那張樸克臉也因此越看越像是藏著波濤洶湧的故作平靜。

茜一回到家,賢惠的桜哉就迎上來說歡迎回來,飯已經做好了。茜這才想到自己忘記先跟桜哉說自己會在外頭吃飯,大約又不想掃興,於是想說再吃一頓晚餐也沒啥大不了的嘛。沒想到桜哉馬上就發現茜大概已經吃過飯,還抓到茜想說謊。

「...你的虹膜剛才往右下移了2.3度唷。」

據說人類眼神往右飄移的話表示在說謊,既然鐵證如山,茜也就放棄掙扎,交待桜哉把飯菜收起來明天吃。桜哉擔心隔夜飯會有細菌滋長的這點好可愛,不過2.3度也只有像桜哉這樣的機器人會看出來,這算是面對機器人的一大壞處吧。再說即使茜說謊,這也歸於善意的白色謊言,怪不得後面會一直出現桜哉介意自己因為是機器人所以不會讀空氣的這件事。XD

桜哉在忙的時候,茜就向桜哉提到榛回來的事情。桜哉隨即聯想到,榛大概有向茜提到自己的事情吧?接著連他也說,茜為什麼不把他給賣掉呢?賣掉的話就不必一直找打工,可以過著一生都不愁吃穿的生活了。

「吶,你也站在我的立場想一下嘛。如果你把我賣掉可以一輩子不愁吃穿,你會把我賣掉嗎?」

「怎麼可能!」

「這不就對了嗎?道理一樣啊。」

「完全不同。茜是人類,而我只是機器人啊。」

「我沒有把桜哉只是看作機器人而已喲。」

「欸…?」

「也就是說,跟人類和機器人什麼的無關,桜哉就是家人啊。再發生什麼大事也不會將家人給賣掉的。」

認真回答說「把家人賣掉也有倫理上的問題」的桜哉好可愛,不過他馬上就被茜給糾正了。XDDD

「先不說倫理的問題,這是感情的問題喲!感情是不能買賣的。」

語畢,桜哉終於又笑了。這孩子作為機器人,但還蠻會鑽牛角尖的啊!好在茜把他從角尖拖出來,還不忘嬌嗔說「都是你講了奇怪的話,害我心情都不好了」,桜哉狗狗馬上撇開剛才糾結的事情,擔心起自家大小姐來。XDDDDD

桜哉真的好可愛唷。他簡直像是隼和步的綜合體,完全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XDDDD

隨著茜沉入睡眠,另一個她不願將桜哉賣掉的原因便浮現出來。原來她父親在去世前曾經交待,要是有一天桜哉必須離開她,她就必須親手把桜哉給處分掉。於是基於對父親的承諾,茜不能賣掉桜哉;基於對桜哉的感情,茜也不會賣掉桜哉。

之所以否決掉把桜哉賣掉的提議,不是因為她單純的捨不得,更是更深層的,賣掉了便等同於對家人的背叛--無論是對父親,還是對桜哉,甚至是對她自己。

*

下一章開始,茜對桜哉的溺愛全開。XD

好不容易等到休假,茜一早就衝到桜哉房間要拉他出去玩。照理說機器人應該都是扮演鬧鐘的角色,這裡反倒是桜哉對茜說他照理說還能睡33分鐘,真是太可愛了!XDDD

這讓我想到朝日奈右京,他比自己調的鬧鐘早起床,結果還嫌鬧鐘太慢叫。WWW

接下來桜哉為了貫徹自己的33分鐘睡眠,睜著死魚眼,敷衍茜說自己已經醒了,這段真是太好笑。不過我們的茜小姐當然不會被他所打倒,硬是把被子給掀開,然後把桜哉給拖出去血拼。出門前還有一番家庭主婦級別的對話。

「血拼……不是沒有錢嗎?」

「這幾天薪水下來啦!」

「馬上就花掉?」

「這、這什麼表情,不可以嗎?」

「感覺應該要把錢存起來。」

「雖然要留必要支出,但有時候還是可以花一下錢啊,比如說想吃好吃的料理什麼的……!」

「你對我做的料理不滿意嗎?」

「不是啦……難道說因為桜哉作飯很好吃就不能出去嗎……」

這裡茜的OS太有趣了。人家說抓住男人的心之前要抓住他的胃,桜哉反過來把茜的胃抓得緊緊的,即使沒有味覺,但她最喜歡啥口味都一清二楚,煮出來的料理只能用完美來形容。XD

茜把桜哉抓去血拼,為的不是幫她自己買東西,而是要幫桜哉打點外表。雖然說桜哉自己不介意,總穿著父親留下來的衣著,但是茜卻不能忍受桜哉再這麼邋邋遢遢下去。畢竟好好一個美形男卻穿得像中年人,像話嗎?桜哉怎樣都無法打消茜的堅持,便說那他也要去幫茜買漂亮衣服,說著就走向婚紗區,讓追過去的茜大吃一驚。

「有啥不好,這裡的衣服很漂亮嘛。」

「漂亮歸漂亮,平常不會穿這個的不是嗎?」

「是這樣說……但我很想看茜穿禮服的說。」

這個厲害的機器人把話題引到了婚姻上頭,那種「我好想參加你的婚禮啊」的口氣簡直像是催女兒結婚的老爸一樣。茜倒是明快的否決了任何結婚的可能性,接著說要保養眼睛,把桜哉拖回去試衣服。買完衣服後又跑去玩抽籤,看到桜哉抽到三等大獎就興奮得抱著他又笑又跳。

「啊啊我比較想要四等獎,購物券可以省食費……」

桜哉又是主婦發言。XDDDDDD

因為茜這個桜哉控太吵了,結果引來了榛。茜馬上想到榛對桜哉有非分之想(XD),馬上護在桜哉前面,不過榛只是聳聳肩說他下班時間才不會考慮這種事,然後向桜哉打招呼。兩人打完招呼之後,桜哉問榛是不是長高了,還明確指出他長高了2.83公分......。183公分的桜哉這樣問175公分的榛,這實在太壞了。但沒辦法,桜哉不會讀空氣,偏偏榛是樸克臉,讓人好想知道他在那個當下有沒有內心發囧。XDDDDD

三人會面,果然引出榛到底有沒有把桜哉視作朋友的問題。茜自然是說桜哉不也是榛的朋友嗎?這話太理所當然,讓榛堵著一口氣,過了一會兒才回答,是當朋友沒錯,但桜哉是機器人這事實是不會變的。這大概是榛最大的讓步了,茜也知道對榛來說,桜哉更像是研究對象而不是朋友,便就轉了話題,表示下週一起去遊樂場玩吧。

之所以要求去遊樂場玩,是因為茜覺得這或許可以刺激大家回想起過去的友誼。只是她的立意雖然良好,我想在榛的眼裡,卻也更突顯出茜一直存在著春樹、桜哉不分的盲點。對他而言,茜因為跟桜哉一直在一起,所以沒有意識到兩個人的不同,但他則分得很清楚。春樹在很久以前已經死掉了,至於這個長得和他朋友一樣的桜哉,只是繼承了朋友記憶的機器人,兩人之間其實不存在茜認為存在的友誼。

也因此榛日後會追問,茜到底喜歡的是桜哉本身,還是把桜哉當成春樹的替身。犀利的榛問出了溫柔的桜哉說不出口的問題。

不過這時候煩惱這件事還有點早(喂),這裡讓桜哉煩惱的是另一件事情。桜哉救了一個差點被掃地機器人所傷的小女孩,不過小女孩的媽媽卻很討厭機器人。即使她不曉得面前救她女兒的人就是機器人,但對桜哉來說,便深刻的感受到自己像人卻又不是人的心理掙扎。不、這孩子從小就一直在糾結自己存在意義的這種事了,所以解散回家之後,當晚就跑去茜的房間蹭著要一起睡。

桜哉像落難小狗般可憐兮兮,有心肝的人都不忍心放他一個人。不過..............

兩人背靠背是哪招啊!茜你轉過去把桜哉抱在懷裡安慰啊你不是說是家人嗎!(慢著)

桜哉你突然裸上身是哪招啊!雖然很養眼,但我不能理解裸體跟確認自己是不是機器人有什麼關係啊!XDDDDD

*

睡一覺之後,桜哉好像什麼開關被打開了(喂)。他隔天早上向茜表示自己想要打工,說了好些理由都被茜一一勸阻,但一表示自己其實是有想買的東西,向來盡量尊重桜哉意願的茜就投降了,只好折衷,說自己也跟去打工吧。不過後來當然(?)她沒被錄取,茜就過起了下班凖時走,甚至還會跑去偷偷觀察桜哉工作順不順利、有沒有被拐走,像個過保護的老媽子。XDDDDD

maxresdefault.jpg

桜哉打工的這件事對茜來說是非常大的衝擊。首先她開始意識到,如此像個人類的桜哉,有足夠能力可以擁有自己的生活,甚至不需要自己的保護。再來她也發現到自己對桜哉的戀慕之心,即使她一直說服自己那只是家族之愛,就算她把心痛歸結於「捨不得放手的父母親的心情」,但在榛一而再、再而三的直白下,茜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非常在乎桜哉。

原先以「桜哉是機器人啊,怎麼可能會跟機器人在一起」為前提,而不加思考的許多情感,終於找到縫隙,涓滴長流成滿滿的愛戀。雖然中間有逃避,有衝突,也有各種驚詫羞澀與笨扭,不過最後終於坦誠相對。在最好的結局中,茜拉住想要壓抑戀心當作沒事的桜哉說,我喜歡桜哉,我知道你是機器人,我喜歡的就是你而不是其他人的替代,桜哉的欣喜是不言可喻的。

至於看到茜終於被天然的桜哉給推倒的玩家們,內心的開心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隔天早上,看著幸福抱著茜的桜哉述說自己的記憶,真的會讓人眼淚狂掉。被作為春樹替代品製造出來的他,努力扮演好春樹的角色。但是好友否定他,母親不承認他,他於是絕望的要求博士把他給拆解掉。博士人很好,回答卻引發他的另一層疑慮,當博士說他不殺人時,到底是把他看作人還是機器人呢?他到底該把自己當作人,還是當作機器人呢?

九条把拔並不回答他這個問題,只是說,這要看你怎麼選擇,於是小桜哉就此陷入「我是人還是機器人」和「我到底是不是春樹」的糾結當中。他無限近似人類,但卻一直否定自己是人類。他留下天藍色的瞳色,不只是因為達成茜的希望,也是自虐式的用「不自然」的瞳色提醒自己,自己不是人類。不是人類的春樹。是機器人的桜哉。

不過從他的名字看來,櫻不正是春天的代表植物嗎?茜幫他命名為桜哉,何嘗不是說他與春樹相關,但又不是同一個呢。

說實在話,我一直覺得照遊戲裡的敘述,桜哉與其說是機器人,不如說是生化人。我猜實際狀況也許是桜哉的大腦與少部份可移植內臟,加上部份的人造軀體之類的?只是人造器官越來越進步,肉體和機械的分際也越來越模糊,所以確實有一部份人主張,人類和機器人的判別應該以認同為依據。若此,依桜哉的情況,就會變成就算他90%是人類,但因為認同是在機器人那方,也就歸為機器人了。XDDD

會這樣說是因為,END2裡桜哉覺得自己被茜否定,甚至痛苦到哭了。綜合什麼會痛苦到哭啊,會有觸碰的欲望啦,有想要的東西啦,還有竟然在初夜(喂)過後連自己體內的機械時鐘都會停擺結果睡過頭啦,種種說他多麼不像正統機器人的證據,我甚至懷疑桜哉其實根本是春樹的失憶版或是複製體吧。XDDDDDDDDDDDDDDDDDDD

最後的結婚CG非常美。回想到他們在婚紗店前面的碎嘴,桜哉說我想看茜穿禮服啊,茜嘟嚷著我才想看桜哉穿禮服的帥氣模樣呢,不禁會心一笑,真是大家都得償所願啊。

001.jpg


我才不會承認自己看到這張美到爆的CG時,第一個反應是「他倆窮死了哪來那麼多錢可以穿華麗禮服啊」XDDDD

另外推薦這位實況主:



聽他朗讀台詞感覺非常幸福!>/////<
尤其是桜哉後面甜台詞大發送,耳朵超幸福!
決定列入追蹤對象。///艸///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1027-1cf934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