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目。

芽衣竟然六點就起來了。她想著フミさん每天都好早起床洗米煮飯啊,然後邊擺放大家的碗筷,聽到鷗外的聲音。



鷗外:呀,小松鼠,今天好早啊!
芽衣:早安………啊!!!!!!!!!!!!!!!
鷗外:冷靜一點,發生什麼事了?
芽衣:鷗外先生……你為什麼是裸的……

鷗外裸著上身,僅著兜檔布,出現在她面前。

芽衣:請穿上衣服吧……
鷗外:不過我每天都是這個時候泡澡的啊。

行水,也就是浸泡著下半身擦澡。從前一般人家很難得能取得足夠多的熱水浸浴,所以往往只能在浴桶中放約莫一半的水。鷗外非常堅持擦澡的重要,所以只要時間到了就會馬上脫衣服準備擦澡。

鷗外:你是不習慣看到男人的裸體嗎?哈哈~你要不要一起來,泡澡很好的唷,我不會對你的身體有什麼非份之想的,我是醫生唷~
芽衣:不必了!(而且看來以後我得避開這個時間點出門了)

吃完飯、洗完澡,芽衣正在跟フミさん請教怎麼煮出這麼好吃的飯菜啊好厲害!鷗外就靠過來了。

鷗外:小松鼠,你待會兒有事情嗎?
芽衣:今天嗎,我要幫フミさん做家事~
鷗外:唷?跟我的猜測很有出入呢……
芽衣:為什麼這麼驚訝呢?
鷗外:我看你穿著洋裝出現在鹿鳴館,以為你應該是哪家的大小姐,但沒想到卻會主動幫幫傭的忙……這樣看來不像是被過保護的大小姐呢。可是你看來也不像是下町養出來的普通孩子……
芽衣:呃……我想我只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而已……
鷗外:嘛,反正我今天休假,不然帶你出去走走,看會不會想起什麼吧?來,說個你有印象的地名吧!
芽衣:嗯……澀谷?
鷗外:澀谷?為什麼去那個地方?
芽衣:因為有很多的店可以逛啊……

但從鷗外的表情就知道澀谷絕對不像芽衣印象中的那樣。他們到了明治時代的澀谷,盡是農田和水車。

鷗外表示,本來以為芽衣會說個像是銀座之類的地名,沒想到竟然會提到這麼荒涼的地方,難道芽衣是這裡的大戶人家出身的小姐嗎?

芽衣急忙否認,鷗外還是不停思索。他還想叫芽衣再說個地名,去碰碰運氣,不過芽衣覺得自己想到的地方應該都還沒開發吧,於是說沒有想去的地方了。接著芽衣的肚子救了她一命,聽到肚子的叫聲,鷗外於是決定把目標改成美食一日遊,趨車前往銀座。XD

芽衣:鷗外先生,那是什麼?
鷗外:唷?你不知道嗎?那個是賣XXX的。
芽衣:哇好有趣,那鷗外先生,那個又是什麼?
鷗外:那個是賣草鞋的攤子呀。
芽衣:唷~~
鷗外:真是不可思議的女孩啊,你的反應簡直跟小泉八雲這個外國人一樣呢。
芽衣:啊,真的嗎?
鷗外:咦?你認識小泉八雲啊?對了,還沒到午餐時間,我們先來吃點心吧。老闆,來兩客冰淇淋!嗯,難道說這也是你第一次吃冰淇淋嗎?
芽衣:大概吧…
鷗外:怎樣,好不好吃?
芽衣:很好吃,呀,好懷念的味道啊~
鷗外:懷念?哈哈哈,你不認識賣草鞋的攤子,卻覺得冰淇淋的味道很懷念?

看來鷗外被弄得混亂了。芽衣默默想著糟了,她覺得懷念的庶民冰淇淋,對明治時代的人來說應該是奢侈品吧囧。
鷗外勸說著芽衣參加選美大賽,好讓他這個「未婚妻」的騙局看來更有個樣子。
但是芽衣想到選美大賽就倒彈,覺得自己沒辦法做到。
鷗外恩威並用,從自己收容了無家可歸的她,供吃供住,到相信芽衣有那個潛能……

芽衣:不然我把牛肉還給你!
鷗外:唷?怎麼還?
芽衣:我去工作用薪水還你……

鷗外拿出煙草,開始抽起煙來。
一邊碎碎念說芽衣也沒辦法勝任什麼工作,難道要去風月場所嗎?
啊~風月場所的女人啊多麼悲慘~

芽衣想道,好吧我這樣缺乏常識的掉回明治時代,鷗外先生也不在意我出身不明、供吃供住,只有這種方法可以回報他的話……

芽衣:可是我想到穿泳衣那關就胃痛……
鷗外:穿泳衣在大家面前比賽?哈哈,怎麼可能,那是妨害風化罪,連去海水浴場都不能男女一起游泳啊。
芽衣:啊,原來是這樣的嗎……?
鷗外:對啊海水浴場男女是分開的。不過你連這件事都不知道,到底是哪裡的孩子呢……?

顯然遊戲規則不一樣,妹子就認真考慮了。但還是疑惑要比賽什麼?

鷗外:嘛,以前都是寄照片審查,這次比較特別,除了美貌之外,還要比賽特殊才藝,展現出新時代女性的能力。是說,你知道比賽獎品是什麼嗎?

鷗外認為這次一定能讓妹子驚訝,興致勃勃要芽衣猜,沒想到芽衣給他意外的答案。

芽衣:去夏威夷旅行嗎?
鷗外:夏威夷?怎麼會突然提到夏威夷?
芽衣:……(啊,明治時代還不盛行海外旅行…)那難道是一年份的霜降牛肉嗎?
鷗外:正解!很想這麼說,但可惜不是呢。哼哼,說來不要嚇一跳唷,是18K金的鑽石戒指,價值300元唷!
芽衣:好便宜啊!
鷗外:欸?

芽衣發現鷗外很詫異,趕忙改口道「不不不,好貴啊。」

鷗外:300元可是官吏薪水的六倍唷。
芽衣:呃!(真的很貴,換算成現在的價格大概一百萬元吧!)

竟然關係到這麼貴重的獎品,芽衣又覺得自己沒辦法做到了,所以鷗外開心的問她有沒有動心啊,她回答道「不,完全不感興趣」。

鷗外:嗯,是覺得這樣的獎品太不夠看了嗎?(搓下巴)
芽衣:不不不……
鷗外:就算你說不,但你的金錢感、對牛肉的愛好都顯示出出身並非平民。你到底是怎樣來頭的女孩呢……?

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女學生而已啊。看到鷗外這樣認真的思索著,芽衣不禁有點慌張。

等到兩人吃完飯,從銀座回到家,天已經黑了。

鷗外:我回來了。
春草:歡迎回來。

春草冷淡的回答,隨後又專心看自己的書。

鷗外:不是這樣的吧,你應該後面還有其他話要接的吧?
春草:啊?
鷗外:你看看,我跟小松鼠一起回來,應該要說「你們兩個人是去DATE(約會)嗎?」才對啊!
春草:DATE?
鷗外:是不是啊小松鼠,我們是去DATE對不對啊?
芽衣:呃……對我們是去DATE……
鷗外:哈哈哈春草很羨慕吧!
芽衣:……(看春草的反應,八成不曉得DATE這詞的意思吧)
春草:又是被帶去吃牛鍋嗎?是為了選美比賽吧?
芽衣:為什麼會知道呢?
春草:哼哼你的臉就一副會被牛肉釣到的樣子啊。

芽衣無言,鷗外要春草不要用這種傷人的話講話。春草畢竟很尊敬鷗外,雖然回了一句自己可不是文學家啊才沒那麼多詞彙,但看來是真的有在反省自己是不是說過頭了。

鷗外:既然春草有在反省,喲希,我們來開小松鼠的歡迎會吧!
春草:歡迎會!?(抖)
鷗外:你忘了嗎,你要住進來的時候也有歡迎會啊~
春草:那個…想忘也忘不了啊……
鷗外:那好~フミさん~幫我們準備東西吧~(離席)
芽衣:歡迎會?那是什麼?
春草:入住的人都要經歷的儀式,很普通啦。(還在抖)
芽衣:……(看起來就不像很普通的樣子)

フミさん拿進來兩個男用大碗,一個女用小碗,鷗外則拿進來一個箱子。

鷗外:這是葬式饅頭(弔事に提供される饅頭の総称)

芽衣還在想說唷唷是不是饅頭很貴重要分著吃?但聽到鷗外說要開始調理的時候就疑惑了,耳邊還傳來春草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只見鷗外很開心的把饅頭掰開,然後放到飯上,接著把茶水倒進去....

芽衣終於知道為什麼春草百般不願意了。這叫料理?騙人的吧......................

鷗外:看看這饅頭的薄皮,和煎茶融合在一起,綜合出甘甜的香味~不是最搭白飯的食材嘛~嗯~超好吃的~~~

芽衣:我…我吃白飯就好了……
鷗外:不行啊,三位一體才是究極美味啊!慢著春草你想去哪裡?
春草:我、我想到有事情……
鷗外:你想把東西剩下來嗎?
春草:我已經吃過了啊。吶,給你吃吧,你的旺盛食欲不管是一份兩份都吃得下去的吧!
鷗外:唉真是的。小松鼠,那就讓你享用吧。

鷗外像母鳥在餵小鳥一樣的捧著碗要餵芽衣。先是被餵了一口饅頭加茶泡飯,然後再來是全部的茶汁……。

春草:哇真的吃了,還有一份唷。
芽衣:不行了,老實說(ぶっちゃけ)味道真的太微妙了……

芽衣突然冒出來的現代用語讓春草和鷗外嚇了一跳,兩人突然都停了下來,思索著「ぶっちゃけ」到底是啥意思?於是芽衣趁此機會趕快離席。

芽衣:(嗚嗚嗚鷗外先生感謝你的招待,但真的太可怕了QQ)

關於「ぶっちゃけ」的意思,詳參:https://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5033000658)。

鷗外:啊我想到了,是不是相撲時的用語……
春草:鷗外先生,你說的是「うっちゃり」。
鷗外:嘛看來很像嘛……
春草:確實五個字裡有三個字一樣……
鷗外:對吧對吧小松鼠…欸?小松鼠不見了?難道是去廁所嗎?女生去廁所都很久的,茶會冷掉不好吃的,春草你就吃下去吧。來我餵你,啊~
春草:啊……啊痛痛痛,我突然肚子絞痛起來……
鷗外:春草你想去哪裡啊等等我~哈哈哈~~

終於回到房間的芽衣覺得明治時代的人味覺真謎,不過想到春草的反應,又覺得謎的是鷗外先生才對。

『味覺奇怪,突然洗澡也很奇怪,但本人似乎沒有自覺到自己的怪異。』芽衣想,『但不可否認的是個溫柔的人呢。』

想著想著,芽衣發現窗邊有奇怪的東西。是個比自己高一點的女人,有著長長的金髮,如畫一般美麗的女人。正想伸手去摸女人白皙的手,卻發現不對勁而大叫起來。

鷗外:發生什麼事了小松鼠!

鷗外飛快衝進來把芽衣抱住,令人不禁懷疑他到底是在門口埋伏多久(喂)。芽衣想要說有妖怪,但一抬頭,什麼都沒有,光線也很明亮。

芽衣:這個屋子裡有妖怪嗎?
鷗外:妖怪?(揚眉)有的話我也看不到呢。

芽衣正想附和,卻想到種種不對勁,關於她在現代時的事,還有碰到查理時的事。

鷗外:你看得到什麼東西嗎?

芽衣正要回答,卻發現自己抱住鷗外不放,慌張跳開,覺得自己就像是小朋友一樣,鷗外卻反而更靠近,捧著她的臉,問她是不是「魂依」?

芽衣:魂依?
鷗外:不知道魂依嗎?你到底是哪裡來的孩子吶?
芽衣:呃……因為記憶喪失忘記了吧……(心虛)
鷗外:啊對了你記憶喪失……。但好奇怪啊,通常都是忘記自己相關的記憶,不會忘記一般常識的說。

接著鷗外說明「魂依」就是靈感強,可以看得到妖怪的那些人。

鷗外:難道你是魂依嗎?不,怎麼可能……。

芽衣終於知道自己是魂依,接著馬上感到抱歉,她的大叫一定很擾民吧,不只是宅裡的人,連外頭的人說不定都被吵到了。

鷗外輕輕敲了敲她低下去的頭,說道在道歉什麼呢。你有難我隨時會到的啊,你是我的未婚妻不是嗎,小松鼠。

芽衣一邊覺得鷗外很溫柔,一邊覺得鷗外的態度好曖昧,令人好困惑啊。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1042-9eeff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