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前略,總之是芽衣被查理帶到明治時代的鹿鳴館,莫名其妙被八雲攀談,然後被藤田盯上。就在芽衣不曉得該怎麼解釋自己的來歷時,她的眼神和鷗外等人對上了,鷗外便前來拯救少女。


鷗外:喲~好久不見,你什麼時候從美國回來的,怎麼沒先來跟我們打招呼呢?我和春草都很想念你呢~第一次出國留學一定有很多話想說,我們回家再說吧!哎呀這不是妖邏課的藤田警官嗎?你知道我的單位吧?這是人類,是我的堂妹,請放開她吧。各位紳士淑女們,抱歉打擾了,請好好享受今晚的宴會吧!

英雄救美的浪川鷗外好帥。(///艸///)

鷗外把芽衣帶出鹿鳴館之後,便強迫她坐上人力車。芽衣和春草都想知道鷗外想把她帶到哪裡去,結果鷗外說要感謝芽衣讓他有藉口離開宴會,所以打算把她帶回家。

鷗外:到了,我們快進去吧,現在已經是朧之刻,還在外面閒逛的話,會被怪物吃掉唷。
芽衣:ㄌㄨㄥˊ ㄓ ㄎㄜˋ?
鷗外:真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呢,簡直像西洋人一樣。

鷗外皺眉,又靠近端詳了一番,接著硬是抓著芽衣進屋裡去了。

鷗外:不必擔心不必擔心!喂,フミさん~我回來了~這是我朋友,幫她泡一杯茶吧!
フミさん:唷,歡迎回來……

フミさん看來還是有點疑惑。她是個三十開外的幫傭,我好喜歡她的聲音。XD

回家不久,春草也回到森邸了。

春草:嗚哇,真的帶回來了……
鷗外:春草,這樣對我的朋友很失禮啊。
春草:不就剛才才認識的嗎??

芽衣和兩人聊了起來。

芽衣:這真的是東京嗎?怎麼這麼偏僻,連超商都沒有?
鷗外:是東京啊。是說「ㄔㄠ ㄕㄤ」是啥?
春草:是某種牛肉的簡稱嗎?長崎的松田雅典做的牛肉料理什麼的……

至此芽衣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被帶到明治時代了。

鷗外:嘛~算了,來談正事。你的名字是什麼呢?

好溫柔的語氣。www
芽衣覺得沒有必要隱瞞就老實說了。

芽衣:綾月芽衣。
鷗外:綾月,這附近沒聽過有人是姓這個的。你是哪裡人?會津嗎?
芽衣:我想…是東京人吧…?

是平成的東京而不是明治的東京,因此芽衣的回答帶著不確定。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帶過來了,她一邊表示自己是放學途中經過日比谷公園然後被帶到鹿鳴館,一邊有點想哭。鷗外聽得興致勃勃,春草則一臉不感興趣的樣子,但還是聽到了最後。

鷗外聽完,優雅的交叉起雙腿思考著。

鷗外:難道是記憶喪失嗎?
春草:真的有那種病嗎,鷗外先生。
鷗外:嘛,我也不曉得,畢竟我也不是腦神經專門科的呢,而且這個病的可能病因很多,現在也只能等到明天再說了。你就先住下吧,反正不曉得家在哪裡,而且伯父人不在,堂妹也出嫁了,フミさん也都有每天打掃空房,立刻就可以住進去了。
春草:確實這時間點也不適合讓女人出去亂逛了。
鷗外:對吧,而且這麼年輕的女孩一出去就會被怪物吃掉,那就糟了。
春草:我這個房客也不便表達意見,鷗外先生決定就好了吧,反正這是你的房子。
鷗外:不是我的房子,是我伯父的。
春草:都一樣啦。這樣的話,需要我來帶她認識房間嗎?
鷗外:嗯,要我來介紹也可以呢。那你要誰來當你的護花使者呢?

這時芽衣已經把最初警戒著鷗外是不是要把她賣掉的事情忘記了,內心充滿了感謝,她決定拜託家主鷗外帶她去房間。鷗外整個心花怒放~

鷗外:來吧!伸出你的小手來吧~
春草:……鷗外先生,你那手是怎麼一回事?參觀房間幹嘛牽手?

芽衣深有同感,但我們的紳士鷗外先生深深感嘆春草的不解風情。

鷗外:當然有必要!樓梯間這麼暗,要是她跌倒了要怎麼辦?當然要好好的扶著她,這是我作為主人所該盡的保護客人義務啊!來吧,手伸出來,我不會把你吃掉的,嘛,如果你希望的話那又另當別論~
芽衣:………
鷗外:哈哈不要害羞~
春草:……與其說是害羞,不如說是她呆住了吧。

色氣鷗外的屋內導覽於是開始。www

鷗外:來吧~很暗的,小心唷。你要住的是我堂妹的房間,在二樓南側,是陽光最充足的房間。不必那麼客氣,反正這房子只有我跟春草住,你就接受主人的好意吧知道嗎?這樣才是乖孩子呢~

然後芽衣摔了第一次,鷗外趁機緊緊抓住她的手。

鷗外:你真是個讓人看了擔心的孩子,所以我才把你給帶回家。好了不要再說對不起了,就好好依靠我吧。(抱緊處理)來,你的房間便是這間,我的房間在隔壁的隔壁,門沒上鎖,怕一個人睡的話就來找我避難吧~☆

等到鷗外出去之後,芽衣臉紅心跳的想這男人是怎麼一回事啊囧。接著回想今天的事情像作夢一樣……嗯,一定睡一覺再醒來,就會發現全部都是夢,然後自己已經回家了吧?

此時的她受到穿越時空的影響,已經有些記憶變得模糊了,唯一確定的是她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1043-872fb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