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日目。

妹子被一聲轟然巨響給嚇醒,發現自己還是在森邸。戰戰兢兢下樓之後,發現春草在客廳看報紙,對她完全不感興趣,至於鷗外已經出門工作了。芽衣看到時鐘,不可置信的發現竟然已經12點了,她竟然爆睡到隔天中午.......。

春草冷淡的聲音真是好棒啊!(你個M)

春草:說來,你那衣服還穿著嗎?太奇怪的衣服了,那有人腳都露出來的?我是還好,鷗外先生一定會被打擾到的吧?讓フミさん找件衣服給你換吧。
芽衣:不必了,我馬上就會離開的。
春草:唷?你記起自己的家在哪裡了嗎?
芽衣:……不記得。
春草:哎,鷗外先生要我轉告,不記得的話就住下來吧。
芽衣:沒關係嗎?
春草:有什麼不好?我也是借住在這裡的人。

春草接著就不理芽衣了。芽衣思索著鷗外把她撿回來的事,一邊疑惑,一邊覺得對救命恩人抱持懷疑,真是太失禮了。フミさん去找了一件鷗外堂妹的衣服給芽衣換上,她開心的說海老茶色(=山葡萄色)的袴裝很適合芽衣這樣的小女生。

鷗外:我回來了~啊,這衣服很適合你啊!不過我覺得昨天那件前衛的短裙也不錯啊!
春草:那樣穿會被當神經病的。
鷗外:穿什麼是個人自由,別人無權置喙~
春草:鷗外先生你就是太自由了。(嘆)
鷗外:哈哈!說來小姑娘你還沒吃飯吧,我們去吃飯吧!你喜歡吃啥?對了,築地精養軒如何?
芽衣:不必那麼豪華啦,我有牛丼可以吃就好了。

芽衣想的是吉野家那種牛肉飯,沒想到明治時期的牛肉不是庶民食物,結果她反而被春草嫌說是奢侈的傢伙。

吃飯途中,她聽鷗外講起當初把春草撿回家的經過,原來他不是第一次亂撿人回家了。XD

吃完飯,鷗外表示晚上有客人來訪,要回去準備,請春草帶芽衣出去逛逛。
春草立刻否決說自己要做功課,芽衣便說她自己行動就好了,反正她想要去日比谷公園。
鷗外確認芽衣知道怎麼回家之後,便大氣的把錢包直接遞給她,並要她早點回家。

芽衣隨後趨車前往日比谷公園,終於在天黑之後找到查理,但也差點被妖怪吃掉。
他們談了好一陣子,確認要一個月後才能回家
芽衣在查理的提醒之下,想起鷗外要她別待太晚,趕忙回到森邸。

鷗外: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擔心你啊!

鷗外抱住芽衣,並在叔母面前表示芽衣就是他的未婚妻,要叔母別再抓他去相親了。
事後說明完……

鷗外:哎呀,生氣了嗎?
芽衣:嗯?
鷗外:兩頰鼓鼓的,好像小松鼠一樣呢。對了,既然如此我就叫你「小松鼠」吧!
芽衣:別、別這樣叫我!
春草:不過相親的對象不錯不是嗎?門當戶對的。
鷗外:家世是不錯……但我現在想要專注在學問上呢。
春草:然後叔母真的會相信你說的話嗎?這樣的婚約者太奇怪了吧?
芽衣:對不起唷我是個奇怪的人。
鷗外:啊啊春草不是那個意思。不過確實如此,身家不明的話……。叔母總是說「良緣」什麼的,但什麼才是真正的「良緣」呢?真有的話,離婚率怎麼會那麼高呢?對了,這樣的話,小松鼠,只要你取得足以作為婚約者的優秀證明就好了吧!那你去參加鹿鳴館的選美大賽吧!
芽衣&春草:不可能的吧!
鷗外:哈哈哈你們默契真好呢!
芽衣:不不不,這不是感動的時候好嗎?!可以找別人嗎?
鷗外:唷?自己沒有信心嗎?人類可是進化的生物唷,我相信人類有無限可能性,只要兩個禮拜就能把你教養成淑女唷!春草你不覺得嗎?
春草:不覺得。

春草非常乾脆的否定掉,但鷗外非常堅持要玩窈窕淑女的戲碼,於是不容辯駁的芽衣就這樣決定去參賽了。WWW

當晚,芽衣夢見自家的古董店裡,有許多人在對她講話,但她不曉得那些聲音的主人是誰?也想不起來自己是誰。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1044-2113ac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