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日目。

芽衣下樓,春草已經在讀報了。他看到芽衣時露出仇恨的表情,芽衣才想起前晚他被迫吃了兩人份的茶漬饅頭。

春草:你昨晚跑得還真快啊。

他的聲音超級冰冷,讓芽衣倒吸一口氣。

春草:明明是你的歡迎會,卻是我吃兩份茶漬饅頭。這代價是很高的唷。
芽衣:代、代價?
春草:對了,讓你當模特兒吧。
芽衣:欸?
春草:挑戰一下難一點的構圖。嗯,倒立吃牛鍋好了。
芽衣:倒立吃牛鍋,這做不到的啦!
春草:做不到?太普通的構圖怎麼能配得上我的繪畫?當然是要難一點的。怎樣?做不到嗎?

春草步步逼進,把芽衣逼到牆邊,一臉認真的表情讓芽衣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春草被拉開,鷗外攬住芽衣的肩。

鷗外:嘿,你在幹嘛?剛才你是要對我這可愛的客人做什麼呢?
春草:沒有啊,我只是拜託她當我的模特兒而已。看來她不願意就算了。我去上學了。
鷗外:哎呀春草今早怎麼臉這麼臭,難道是反抗期嗎?

芽衣默然,感覺鷗外對待春草好像老爸在管兒子一樣。
不過也難怪春草這麼生氣吧,畢竟自己是突然闖進他的平靜生活的外來份子。

鷗外:嘛,小松鼠你要不要認真考慮一下春草的建議啊?他雖然是個孤僻的人,不過他想要的通常具有一定的水準,這代表你被認可達到他心中的某種標準了呢!

芽衣想,但還是沒辦法做到倒立吃牛鍋吧…?

鷗外:不過,難道說那個春草...........

鷗外靠近芽衣,一邊順手梳理著芽衣的頭髮。
芽衣面對鷗外的碰觸還是會害羞的
然後她想起高中同學之間常些開些跟找男朋友有關的玩笑話
學校的記憶一幕一幕浮上來。

鷗外:小松鼠你怎麼了?

鷗外的樣子感覺有點不清楚,芽衣一邊陷入回憶,一邊應付鷗外的關心。
突然間她被鷗外抓住雙肩。

鷗外:你還好嗎?有哪裡不舒服嗎?真的沒有不舒服嗎?有沒有發燒?

鷗外認真的問著,然後突然靠近她,幫芽衣量體溫,讓她驚叫起來。

鷗外:嗯…沒有發燒…你是不是吃了地上撿來的不乾淨東西呢?
芽衣:才不是呢!說來鷗外先生你該去上班了啦!
鷗外:哎呀....
芽衣:快去上班了啦!

鷗外被芽衣推出門外,芽衣無力的想,她畢竟還是有少女心的啊,說她亂撿東西吃什麼的真是太過份了。
她隨後便幫フミさん買東西去,然後在河邊聽到男孩子的歌聲。

芽衣:嗯,好眼熟的人啊……
鏡花:哇!你這傢伙是怎樣啊!
芽衣:(啊,是泉鏡花)
鏡花:我說啊我不會跟你買煙跟糖的唷!
芽衣:抱歉我看你覺得很眼熟才靠近的。
鏡花:哎?不可能的吧我根本不認識你。
芽衣:絕對沒錯!你就是在鹿鳴館裡帶著一隻兔子的人,對不對?
鏡花:欸?

芽衣發現鏡花警戒起來。

鏡花:你看得到那個東西?
芽衣:?
鏡花:你是看到的,還是聽說的?喂,你有聽到我在問你嗎?你……你是何方神聖?

鏡花的問題讓芽衣感到害怕,她一邊道歉一邊逃走,一邊對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這樣的質問很恐怖而感到困惑,一邊默默回到森邸。

當晚,鷗外遲歸,芽衣疑惑著為什麼這麼晚歸呢?

春草:欸,你在啊。為什麼一副看到妖怪的樣子?
芽衣:對了春草看得見妖怪嗎?
春草:看不見啊,我又不是魂依。你為什麼怪怪的?是吃了什麼地上撿來的不乾淨的東西嗎?
芽衣:……怎麼和鷗外先生說一樣的話……
春草:因為你奇怪的樣子太讓人印象深刻了,讓人擔心啊,總是看來一副腦袋空空沒在想事情的樣子。
芽衣:……。對了,早上的事情真是對不起,我考慮過了,但還是覺得倒立吃牛鍋很困難啊。
春草:……你……一直在想這件事嗎?
芽衣:對啊…
春草:哈哈哈,你竟然當真了嗎?當然是開玩笑的啊!

難得見到春草的笑容,讓他年紀看來更小了點,像小孩子一樣的笑容。
不過芽衣想,當時他明明就很認真在講……

春草:哈哈哈嚇我一跳,難道你真的是個傻傻呆呆的傢伙嗎?
芽衣:呆呆的真是對不起唷。
春草:不會啊,沒什麼不好的,哈。

春草的笑容非常貴重啊,芽衣不禁想到。

鷗外:唷呀~看來很開心的樣子啊!

鷗外微笑進到客廳。已經換上便服的他還是很精神的樣子,

春草:鷗外先生你回來啦。
鷗外:你們在聊什麼呢?可以跟我說說嗎?
春草:沒有在聊什麼,只是她有令人愉快的發言而已。
鷗外:唷~~

鷗外不知為何在默默的笑著,若有所思。
他也沒有喝酒的習慣啊,為什麼看來就是怪怪的?

春草:說來今天回來得很晚呢。
鷗外:對啊,有德國來的客人,所以跟對方聊了一下。
春草:德國來的客人……
鷗外:對了小松鼠,你有空嗎?有空的話,可以去你的房間一下嗎?
芽衣:好,我知道了。

但不曉得為何有點心跳加速呢。是要說什麼不能在大家面前說的話嗎?

春草:那我先去休息了。
鷗外:嗯,晚安。
春草:……鷗外先生!
鷗外:嗯?怎麼了?
春草:……不,沒事。

春草欲語還休,最後還是推門出去了。
是覺得鷗外有了艾莉斯卻又看來想對芽衣下手感到疑問嗎?w

鷗外於是跟著芽衣回到房間。

鷗外:好了小松鼠,現在是我們兩個的私人時間了,有覺悟了嗎?(色氣)

看芽衣好像很不配合,鷗外正色。

鷗外:現在開始我們要來做特訓了!

語畢,他遞給芽衣一本書。

芽衣:羅密歐與茱麗葉?
鷗外:欸?你會讀英文?
芽衣:這個誰都會讀的吧……
鷗外:這可不是誰都會讀的!現今於日本受教育的人能讀英文的非常稀有呢!
芽衣:(對了,這時候的英文還不是上課的必修科目呢)
鷗外:你果然在哪裡受過高等教育呢!有上英文課的學校…xxxx嗎?
芽衣:可惜…我不記得了……
鷗外:嘛,不用擔心,能讀英文的話當然是最好的。選美比賽就朗讀英文吧!
芽衣:可是我的英文不是很流利……
鷗外:沒問題,我可以手把手的教你。沒有異議吧!那我們就開始吧!

鷗外開始向芽衣講解劇本,他對於芽衣竟然真的理解這部劇本感到非常興奮,也對芽衣感到非常好奇。不過浪川鷗外的發音讓大家笑了。XDDDD

他要芽衣試著朗讀時,卻非常嚴格。

鷗外:二十分。這裡要表現出茱莉葉的焦急和愛意,這是靈魂相契的真愛!

但是芽衣沒有戀愛經驗,始終表現不出那種感覺。
鷗外於是突然靠近芽衣,雙手捧著她的臉頰,笑著開始調戲她。

鷗外:表現不好的話,我可不讓你出這個房間的唷。
芽衣:可是我又不是你的未婚妻……
鷗外:是唷,雖然是無意間開始的,但現在也不能退了呢。

芽衣被鷗外用耳邊吹氣+羅密歐情話攻擊一個小時,最後鷗外才捨不得的停下訓練。

鷗外:沒想到你不只會讀英文,還知道莎士比亞。真是博學多聞啊,和你談話真是令人開心呢!

芽衣默默想,但這只是現代人的基本素養而已,沒看過莎士比亞舞台劇也看過電影呢……。

芽衣:但這故事好悲傷,我還是比較喜歡幸福結局的故事呢。
鷗外:唷?但幸福的定義很多種,又怎麼說他們也許是不幸的呢?一起死也是種幸福,江戶時期的新內流也是這樣主張的呢。
芽衣:新內流?
鷗外:哈哈,知道莎士比亞卻不曉得新內流嗎?不過呢這種遊女的悲慘歌謠,也和你這樣的小姐是沒有關係的呢。

芽衣感到鷗外帶著自嘲的微笑,似乎想起什麼悲傷的戀情吧,內心深處有點不舒服。

芽衣:和喜歡的人一起死也算幸福什五的,我果然不能理解。
鷗外:嗯。
芽衣:我的話,絕對想跟對方活在一起,因為死掉的話誰也不能保證。不過我也沒有戀愛經驗就是了……
鷗外:唷?你想起什麼了嗎?
芽衣:?
鷗外:你說了沒有戀愛經驗吧?表示你想起什麼了嗎?
芽衣:我只是想到以前學校的事情。
鷗外:你果然是女學生,為什麼不早點說呢?不過,是很想相信你這樣適婚期的女性還沒有婚約者,但是……

對啊,這時代的女孩子在此時都該結婚了。

鷗外:嘛,也許是有什麼理由吧,不然真難想像你這樣可愛的小姐還沒有人前去求婚呢。
芽衣:呃、
鷗外:不過這樣剛好,你就認真考慮做好我的未婚妻吧。
芽衣:啊?
鷗外:那就拜託你囉,我的未婚妻~

看來鷗外更加堅定要完成「婚約者育成計畫」。XDDDDDDDDDDDDDDDDD
臨走前不忘來個紳士的吻,拉起芽衣的手,親吻了她的指甲,甚至進一步吻上她的臉頰。

這男人真是妖孽。(搖頭)

在芽衣感嘆這個古早人為何比她這個現代人還要前衛,鷗外滿足的表示,

鷗外:嗯~果然比起來,西洋文化更能刺激你回想嗎?那以後想起什麼要再跟我說唷。
芽衣:為什麼?
鷗外:我說過了啊,我想要知道更多你的事情。^^

開心的鷗外離開房間,留下莫名其妙的思春少女一枚。www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1045-cf4e5af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