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戀] 明治東亰恋伽 - 森鴎外 - Day?(13~21之間) 
芽衣笑著送鷗外去上班,結果被春草吐嘈臉很奇怪。

春草:說來你昨天晚上在鷗外先生的房間幹嘛?
芽衣:你聽說了?那個是……
春草:不必了,我大概能想像,反正是上英文課吧?
芽衣:是的(おっしゃるとおり),一直練習到了早上呢。

鷗外意外熱心,所以芽衣眼下都已經出現了黑眼圈。
不過春草表示熬夜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顯然並不認為有什麼好值得同情的。
談話過後,春草回房間做作業,芽衣也回到房間,想起一件比熬夜還要更讓她在意的事情。

愛麗絲到底是誰啊?


左思右想皆不得其解,她決定去問春草,卻發現春草忙著找貓。

芽衣:對不起我昨天聽到你們的談話了,請問愛麗絲是誰啊?
春草:鷗外的戀人啊。不對,是前戀人吧。
芽衣:到、到底是哪個?
春草:欸?你很在意啊。
芽衣:也不是那麼在意啦……

但春草的眼神很銳利,好像把她的心給看透了一樣。

春草:說來,與其問我,不如直接問鷗外先生吧。
芽衣:這種事是不適合問的吧。
春草:為什麼?你不是未婚妻嗎?
芽衣:我只是借住在這裡的人,不適合問啦。
春草:嗯?好吧。那,如果愛麗絲小姐追著鷗外先生到日本來,就和你完全不相關了對吧。
芽衣:欸?愛麗絲小姐來日本了嗎?
春草:誰知道呢。不過前些日子,鷗外先生不是說他有從德國來的客人嗎?

芽衣至此完全被牽著走。

春草:不要那種表情啦。也許只是工作上的合作對象對吧?
芽衣:不過……
春草:你果然對鷗外先生……
芽衣:?
春草:不,沒事。我要回房間了,說不定貓已經回到畫裡面去了。
芽衣:咦?

春草到底這裡的態度是什麼意思啊讓人好在意!!!!!
他是不是已經喜歡上芽衣了呢?還是只是單純以旁觀者的角度在看兩個人萌發的愛意呢??!!

結果那天晚上鷗外又遲歸了。覺得鷗外是和戀人碰面的芽衣坐立不安,也無法靜下心練習,正好看到好像有東西在外面,她便提燈跑到外頭去找,結果看到了一個白衣金髮的美人。

難道是愛麗絲嗎?

胡思亂想之際,鷗外回家了。他以為芽衣是特地出來等門的,感動的抱住芽衣。不過芽衣說有客人時,白衣女子已經不見了,鷗外認為芽衣是太閒了,所以把她拖進屋裡,繼續練習英文朗讀。XDDDDDD

被折騰一晚的芽衣最後累倒在客室的沙發上。她已經累到連回房都沒辦法,一邊想著自己已經慢慢習慣了呢,一邊想著愛麗絲的事,便在沙發上沉沉睡去。

春草:吶、起來了。在這裡睡覺會造成別人麻煩的。
芽衣:…不行,我吃不下了……
春草:不行了,完全睡著了。真是的,簡直像是冬眠的熊一樣的睡臉是怎樣。
鷗外:春草,對女人別這樣講話。
春草:反正聽不到,嘛,不過就算聽到了我也不介意啦。
鷗外:很可愛的睡臉不是嗎,她已經很累了,就這樣吧。
春草:累了…嗎?
鷗外:嗯?
春草:確實這樣的生活很累呢。真是的,鷗外先生總是每晚每晚都這樣。
鷗外:哈哈,等等春草,你誤解我了。我可是很紳士的每晚認真教她唷。
春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指的是她每天從早到晚都要接受選美的特訓。鷗外先生到底是在對她期待什麼呢?
鷗外:期待有什麼不對的嗎?
春草:欸?

接著是鷗外的感性時間。他表示很期待芽衣的成長,而且訓練芽衣也是個契機,比起什麼都不做的等記憶恢復,不如做些什麼,增加她恢復記憶的可能。

春草很驚訝,以為這都是鷗外預先考慮到的,但鷗外笑道,那倒不是,他只是為了不被抓去相親而利用芽衣擋一下而已。

鷗外:對,只是利用她而已……

鷗外的語氣,顯然連他自己都在迷惑。然後他和春草談起自己看來人生順遂,但也被各種世俗枷鎖與期待給綁住,至於真性情的自我則被迫埋藏起來。到底該怎麼做呢?直到現在都還沒找到答案。

感覺到芽衣翻身,他不禁笑了。

鷗外:哈哈,真是睡相差勁的小姑娘啊。來,春草明天要早起吧,快去休息吧。
春草:欸?那她呢?丟在這裡嗎?
鷗外:當然不可能丟在這裡吧。我等等就把她送回房間,你不必擔心。
春草:我才沒有擔心,只是……
鷗外:只是?
春草:不,沒事。
鷗外:唷,你是怕我在這孩子睡著時襲擊她嗎?
春草:不、不是的!
鷗外:唷,不是嗎?在你心中我是怎樣的人呢?
春草:呃、鷗外先生不會趁女人睡覺時下手,這點我是相信的。那,失禮了,我先離開了。
鷗外:……相信嗎?哈哈,這話是想牽制我嗎?
芽衣:嗯………………

鷗外:哎,這孩子真是無防備,警戒心很弱,這樣的話要是被襲擊的話也無法責備別人呢。嘿,快點起來了,不 然的話……你看,雙唇很簡單的就會被奪走了唷。快在我迷失之前醒來吧,小松鼠。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1048-e8754c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