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緒糾結,日記大概也就只剩抱怨而已,所以乾脆來寫感想。
雖然更想寫的是同人,不過暫時就這樣吧。

以下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名夏這個CP給解構掉。TvT(←欠揍)

詳內收。
名取周一,23歲,11月12日生,天蠍座。
兼職是演員,正職則是除妖師。
最擅長在劇中到處開玫瑰花發閃光,
最喜歡直接出擊搔擾、間接紙人搔擾夏目貴志,從行動到言語不一而足……

說來我打上面這些廢話要幹嘛啊。(扶額)

夏目友人帳雖然說是很治癒的作品,但其實也是很悲傷的作品。
受傷的人們彼此或算計或依偎,測度著心與心到底該有怎樣的距離。
在這裡我就只先說名取周一。
名取周一的個性其實就是看起來很好相處,事實上很疏離的人。
出生在一個以除妖為本業到視有靈力的孩子是妖異的家族
名取或許不像夏目一樣因為「看得見」而被週遭的人排斥,但卻被視作不祥的存在
所以他對於週遭的人和善卻不能交心
基於「都被視作他者」的立場,名取對於夏目感到特別親切
從一開始他就把夏目視作「自己人」--當然這個「自己人」的定義還是很浮泛的
作為萬人迷的演員,恐怕他一開始會覺得夏目也不過和其他人一樣好拉攏
所以他問夏目要不要當他助手的那段對話裡,態度就輕浮許多
但是斑的存在、對妖怪的態度有所歧異的狀況下,名取開始重新定義夏目
後來的名取就比較少理所當然覺得夏目「是」他的朋友,而是「希望」夏目能成為他的朋友
溫泉旅館那話,抽掉大家喜歡妄想的段子,剩下的東西也是很沉重的
名取恐怕一開始還是覺得自己是理所當然能和夏目併肩的人吧
畢竟他們是如此的類似,就算是夏目也把名取當成探索自我時很重要的參考對象
夏目在自省時不也常常說「名取先生也如何如何」的把他掛在嘴邊嗎
但不同的是,夏目在注意到名取身上的痣之後,已經認知到名取和自己有著最大的不同
夏目馬上敏銳的察知名取已經偽裝得很好的恐懼,
反之名取卻比較一廂情願的想像夏目,直到旅館篇中要封印妖怪之前
名取才直接的面對自己和夏目之間的隔閡並不比其他人少
但凡名取出現的劇集中常是如此,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收妖事件
名取一次又一次認知到「夏目的真實」和「他對夏目的想像」之間的差距
然後他一次又一次調整自己對待夏目的態度,他自己也變成更願意展露真心的溫柔的大人
所以說如果要我定義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我覺得就像是彼此救贖
名取對待夏目的態度,與其說像朋友,更像父親和兄長
透過疼愛和自己相似的夏目,名取好像自己也補足了應該有的童年
而夏目的人生有沒有因為他而「導入正途」呢
如果說是最關鍵的影響,那恐怕沒有,因為夏目在碰到藤原夫婦之後就開始定型了
不過名取確實讓夏目更懂得如何和養父母成為一家人
說來如果要選名取人生中「最關鍵的人物」的話,我恐怕會選柊
名取在一開始之所以會對夏目覆述柊告訴他的「你是很可愛的小孩,可愛而普通的小孩」
我想應該是因為這句話對他來說,就是能使自己堅強的活下去的咒語吧
他把自己最重要的咒語送給夏目,相對來說也因為夏目而得到了相應的溫暖
即使旅館篇中,他一度和夏目之間有誤會將形成
斑對他懷疑的誤導、名取自己也完全不辯解的打算背黑鍋
要不是夏目最後希望名取能再找他玩,還不知道接下來會出現怎樣的惡性循環呢
名取在重新評定夏目的時候,多少有種消極得不再打算繼續追求夏目的友誼的情緒產生
但夏目在這時候就會一反平常的消極,主動表達出對名取的需要及善意
兩個人在醞釀友誼的路上,你進我退的磨合出最恰當的距離
嘛,兩個人雖然不能算是彼此最重要的人,卻都是彼此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如此依偎、體諒著,不也是很令人感覺心動的嗎?>w<(說到底這到底有沒有CP啊)

至於大家笑名取的へたれ,關鍵時期的不器用
我試著連接起他對體內妖物的恐懼
帶著「要是性命一點一滴被吃掉了,那就傷腦筋了」的想法
名取其實太耀眼了,耀眼到好像要把自己無所謂的燒掉
這樣的狀況下他可以很強大,因為大家都知道最可怕的就是不怕死的人
名取不是不怕死,但在未知妖物的心理折磨下,他怕是隨時都有死掉的準備了
召雷把妖物一下就清掉是最輕鬆的事,想像夏目那樣達成雙贏是最累的事
後來的名取在收妖的過程中,既要留心不傷及妖怪,又要留心夏目的安全,有超多的顧慮
力量的拿捏問題造成他的不器用,這說得過去吧。
說來,這其實是最大的萌點唷
雖然他總是說人和人之間意見不合是無所謂的,但名取其實超想要取得夏目小公主的認同
不是為了夏目的力量,只是要夏目對他認同而真誠的笑著
哇,說來反而名夏這個CP得證了嘛!(喂)

這篇真是太沒條理了,把想說的講出來卻又好像什麼都沒說。
總之就先是這樣。
希望下次能更明確的寫出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677-dda22b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