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樹事務所位於一個十分偏僻的小巷弄裡,會找來的人若非有門道,便是有緣份。冥醫無疑是有緣份的那位,十年前他剛到這個城市時,便因為搞錯住宿地址,誤打誤撞闖進事務所;而這份緣份結了下來,至今,他不只是事務所所長默蒼離的室友,也是工作上的好伙伴。

「蒼離啊,總署的人員調動已經結束了,以後配合我們的會是兩個小鬼頭欸~」冥醫把早餐還有一杯黑咖啡放在默蒼離面前,然後神祕兮兮的說:「不過聽說啊,這兩個小鬼頭也不是簡單的小角色~」

默蒼離本來一直低頭刷著平板電腦,這才抬眼看向冥醫,等他繼續說下去。

終於等到默蒼離視線的冥醫感覺興致更高了:「說到那俏如來跟蒼狼啊……」

「史精忠,父親史艷文是上一任的警政署長,他本人是警校第93期畢業的,帶領的小組破案率為該管區第一。蒼狼孤鳴,父親是高階將領,本人則是警校第96期畢業的,參與的小組在破案率上亦是該管區第一。」默蒼離說完,斂眼,「杏花,你覺得,他們能夠符合我的期待嗎?」

冥醫被搶白,早就一陣訕訕,被叫那不願意被提起的本名更是一陣白眼。他憤憤咬了一口早餐,又喝了杏仁茶,對同居人的無奈才壓過了氣憤。

「要你滿意的話,很難啦。不過俏如來行事手腕圓滑俐落,以後我們查起案子關卡會少很多。至於那個蒼狼,聽說直覺的命中率超高,被封為警局吉祥物,真相到底如何,也要等合作以後才會知道了。」

X   X   X



X   X   X

震驚全國的一級上將謀殺案爆發之後的三個月,蒼狼孤鳴終於洗清嫌疑,解除覊押。為此,俏如來特意將班調開,打算親自接送蒼狼回他們的同居處。

由於路上又因為種種事情耽擱了一陣,兩人回到家時已是晚上。蒼狼懷念的看著自己三個月沒有回來的家,俏如來則要他先洗去一身塵埃,這段時間正好夠準備一下簡單的晚餐。

在軍人父親的教育之下,蒼狼的生活習慣也跟軍人差不多,所以俏如來手腳麻利的將已經煮好的熟食裝盤,就怕讓蒼狼洗完澡出來餓著。沒想到十多分鐘過去了,蒼狼還在浴室之內,俏如來於是輕輕敲門,隨後才探頭進去。

只見蒼狼早已洗浴完畢,人站在臉盆前,赤裸著上身發呆。大概在穿衣服時想事情出了神,俏如來想,事件的峰迴路轉也難免他這般模樣,忍不住輕咳數聲,發呆的蒼狼才回過神。

「啊,抱歉。」他這才想起自己還拿著上衣,尚未穿上:「忍不住想到案件的事,明明答應你回家就要放下的……」

俏如來卻走近,頭輕輕抵著他的額:「別說抱歉,畢竟這件事情,你是當事人。」

沒有人在遭遇到至親相殘時還能置身其外,尤其蒼狼遭遇到的還遠過於這些傷害。

「反正競日孤鳴已經請了龐大的律師團幫他辯護,明天我們就先去探望你父親吧。」

「嗯。」

「那,出來吃晚餐吧,都涼了。」

晚餐是涼的,心卻是熱的啊。

X   X   X

經歷三個月前的謀刺,顥穹孤鳴身受重傷,至今已經較為穩定,但是還沒有辦法出院。蒼狼原本想要立刻出發去探望父親,在俏如來堅持之下,蒼狼好好休息一個晚上,才在俏如來的陪伴下動身。

天氣已經有點冷,蒼狼穿上俏如來幫他準備的長風衣。不過路上卻被車輛駛過而濺起的積水弄髒,蒼狼一邊覺得可惜,一邊苦笑道,他還被人家封為警局的吉祥物呢,怕是二十多年來的幸運被用完了,所以才又被捲進謀殺案,又被弄髒衣服吧?

俏如來也不多說什麼。他掏出衛生紙細細將蒼狼的衣服抹淨--他可不希望到時候被岳父挑毛病說沒把蒼狼給照顧好--一邊溫聲說,你的好運讓你父親最後活了下來,沒有所謂的開始走霉運。

蒼狼一愣,想想自己竟在情人面前說出這樣的洩氣話,不自覺的說了聲道歉。

俏如來嘆了口氣,看到交通號誌變了,拉著蒼狼就往車站走去。等到站在月臺前,俏如來才想起默蒼離曾經交待過今天要與他聯繫,好在車站現在多設有熱點,他掏出手機開始連上網。

默蒼離是個重度網路使用者,整天捧著平板電腦的他不見得會接手機,用line丟消息給他的話馬上就能得到回應。

果不其然,在俏如來說完跟蒼狼要在看完顥穹孤鳴之後再去找默蒼離之後,馬上就一個回覆冒出來。俏如來看了,整個眼睛漾滿笑意。

「感謝你的好運。」遞給蒼狼他的手機。

『發現新人證。速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966-9ce3b2b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