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默] 閻王低頭來 
送給新劇一個字:「幹!」=皿=

12/5:http://www.plurk.com/p/jhey18

*


當杏花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正在一個透明的空間中,身上僅穿著底褲,還貼有有許多偵測器。

所以現在到底什麼狀況? 杏花想了想.....他覺得很疲倦,腦袋好像很久沒用了,有點轉不過來。

於是杏花決定先離開再說。他伸手推蓋子,等推開然後坐起來,還來不及看週遭狀況,就有一個中年男子開門闖了進來。

『冥醫前輩你終於醒了!』

熟悉的哭音,杏花一看,這不是風間始嗎?不過........

『風間始啊,你怎麼老了這麼多啊????』

『冥醫前輩,你睡了二十年了!』始激動的說,突然意識到前輩現在衣不敝體,趕忙脫下身上的實驗袍給他穿上。

『二十年?』杏花本是嗤之以鼻,但似乎想起什麼,正打算問,卻見始捂上耳機,驚慌失措。

『什麼?你說蒼離先生醒了?但是他一醒就會有危險啊!慢著我馬上趕過去!』

『等一下,』杏花拉住馬上就要離開的始,問到:『蒼離怎麼了?有危險又是怎麼回事?』

『冥醫前輩,這.....』始一臉為難。要解釋二十年發生的事很難簡潔,但現在正緊急......慢著,冥醫前輩也是醫生啊,說不定他也能幫上手!!!『前輩,我們邊走邊說吧。』

原來二十年前,默蒼離用計讓冥醫陷入假死狀態後,便將他放入魯家研發的儀器當中冷凍起來。一直到最後,俏如來對上默蒼離,親手將子彈打進師尊要害,魯家師傅於是出面,保下瀕臨死亡的默蒼離,也將她放進儀器當中。

二十年,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但始終沒有人有辦法像冥醫那樣有精湛的手法處理在默蒼離身上的傷,於是就一直擱置下來。

『默蒼離的手術由我主刀!始,你來幫我忙!』等到進手術室時,杏花完全忘記他也是個剛甦醒的病人。戴上口罩,他不忘忿忿到:『閻王見我也得低頭,不必說你這默阿蒼離,不把你跩回來把帳算清楚,我冥醫就跟你姓!』

風間始敬佩的看著冥醫用絲毫不見生疏的手法劃開傷處,去除子彈,然後處理好出血的動脈,接好神經,最後漂亮的縫合傷處,不留痕跡。

然後在大家都鬆了一口氣時,偉大的主刀醫生就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倒了下去。



杏花再一次醒過來時,身邊有個人坐著看手上的東西;對方發現他醒了,便放下資料板,摘下眼鏡,準備和他說話。

『冥醫前輩,你現在感覺如何?』

『我很好。我說俏如來啊,』杏花歪了歪頭,左瞧右看:『風間始過二十年老了這麼多,怎麼你看來一點也沒變啊?』

『冥醫前輩說笑了,俏如來數年來忙於政事,自覺也蒼老許多。』俏如來溫和微笑道。又寒暄數句,只見一位黑衣黑髮的男子推開門,向俏如來示意,於是俏如來起身告辭:『您的身體還需要多休息,俏如來明天再來看您和師尊。』

接著門掩上前,杏花見到門外兩人交頭接耳親暱的說著話。

『奇怪,那個人,怎麼有點像苗國的那個蒼狼啊........』杏花咕噥著說,回頭躺下,無聊的東瞧西瞧,才發現旁邊還有一張床,只是簾子拉起來,之前他沒注意到。

躡手躡腳拉開簾子,不意外,是默蒼離。

他緊閉著眼,如果不是杏花親自動的手術,如果不是儀器上的數據還在跳動,也許就會被當作屍體了。

杏花看著默蒼離,心中最後一點氣也沒了。他伸手撫著蒼離的臉,一遍又一遍--印象中,默蒼離是不給人這麼觸碰的,但杏花顧不了這麼多了,他有很多話想說,也不曉得要從何說起。

突然間,他頓了一下。

他感覺到,蒼離在無意識間輕輕蹭了蹭他的手。

杏花深吸一口氣,理了理蒼離的頭髮,捺好被子,然後拉過椅子在床邊坐下,握住蒼離的手,閉眼小憩。

默啊蒼離,就讓你再休息一天吧。

再來就不讓你再賴皮了。

=en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982-d0159b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