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默&雙王子] 上上籤(完) 
11/28 初稿:http://www.plurk.com/p/jghptx
11/29 二稿:http://www.plurk.com/p/jgl2tu

◎警界雙王子背景。
◎答應親親在她去日本旅遊時寫的文。
◎噗內另有設定。
*

黑水城是個位於偏僻山區的小鎮。鎮中村民向來自給自足,與外界保持最低限度的聯繫,是故要去黑水城,與其倚靠白天晚上各一班的聯外公車,最方便的方式還是自行開汽車前往。

車程約莫半天,不過因為出發前在準備上花費了一點時間,冥醫將車子駛抵黑水城時已是傍晚。冬天天色很快就黑了,但這並不影響到冥醫認路,只見他熟稔的轉動方向盤,在有限的車頭燈探照下,左彎右拐的駛向某一處人家。

那戶人家外頭早就有個青色頭髮的小姑娘在等著,她呵著手,像鳥兒一樣蹦跳著取暖。見到車子來了,她先是開門對內大喊「客人來了」,再是嬌憨地向車子揮了揮手。冥醫在她幫忙下把車子停妥當了,才推推身邊那個抱著平板睡昏頭的人。

「蒼離啊,我們到了。俏如來,你跟蒼狼把行李給搬進去吧。」

俏如來也還沒自打盹裡回神來,蒼狼於是低聲說「還是我來拿吧」,便先打開車門出去,拎起大部份的行李隨小玉進門。

俏如來迷迷糊糊跟著下車,受刺骨寒風吹拂,原先的睡意蕩然無存。見後車廂只剩最後一個行李,他拿起來,也和冥醫與默蒼離一同進入屋內。

跟 屋外比起來,屋裡非常溫暖,感受不到山邊的冷意。蒼狼仔細觀察,發現這間宅邸雖然建築年代久遠,但是木質卻還保養得很好,足見主人非常用心在維護。他一邊 聽小姑娘吱吱喳喳說話,一邊仔細觀察四周,又發現他們似乎一直往宅邸深處走去,可是沿途事實上有著與祖孫兩人不成比例數量的空房間。

等走到廊底,小姑娘才停下來。

「大哥哥,你們的房間在這裡,蒼離哥哥的房間在另一邊~」小玉咯咯笑道,指了指另一邊:「阿公正在準備晚餐,等等我們就可以開飯囉!」

向小玉道了謝,蒼狼便先進了房,將各自的行李歸位。然後想了一下,又在蒼離的房間裡找到插座的位置,先預備好充電裝置。等他回到房間,俏如來已經提著行李進來了,至於冥醫扛著默蒼離,自顧自進到另一間房裡。

「默老師大概太累了,冥醫前輩怎樣都叫不醒他。」見蒼狼疑問的眼神,俏如來不禁微笑說道。

「原來如此。」蒼狼又問:「雖然冥醫前輩說,此處以溫泉最優,泉水可以療傷,但我剛才四處探看過,實在不覺得像有溫泉可以泡的樣子。」

他跟著叔公也去過幾次溫泉勝地,記得溫泉不都該是露天的天然池嗎?

「關於這件事,冥醫前輩剛才談到了。」俏如來指了指全木造的浴間:「黑水城另一個不為人所知的還有精湛的工藝技巧,此處主人尤其為最。他巧妙的將溫泉轉引入室,待會兒我們直接就可以放溫泉水了。」

唷唷泡溫泉……

來不及細想,外面很快地傳來小玉歡快宣布開飯的聲音。

晚餐非常豐盛而美味。黑水城不臨海,所以沒有海產,山珍卻是俱足,在主人大匠師的烹調下,食物的鮮甜原味顯現無遺。俏如來自是不提,就連吃慣姚金池精湛手藝的蒼狼也驚艷不已,他們的反應也讓大匠師大為滿意,唯一不滿意的還是那個年年來報到卻總是年年掃興的人。

「杏花,我不想吃苦瓜。」

「唷好吧,那你多吃山蘇。」

「杏花,我不想吃魚。」

「欸慢著,我幫你把刺給挑掉。」

「杏花,我不想吃山豬肉。」

「蒼離哥哥,這是隔壁叔叔今天早上才去獵來的大山豬耶,肉不會太硬,很好吃的唷!」

「哼!不吃的話明年就別再來,浪費食物也浪費力氣!」

「默啊蒼離,這肉很嫩咬起來不花力氣的啦。」

默默看著冥醫像老媽子一樣把肉夾到口邊等著,默蒼離最後妥協了,把他筷子上的肉吃下去。只是在冥醫要夾第二口時低喝了一聲:「杏花!」

「呃、」冥醫把筷子放下,抱歉的向大匠師說道:「請你們一樣準備羊奶吧,晚點我再跟你們拿。」

於是晚餐就這麼在熱鬧的圍觀餵食過程中過去了。對於沒見過默蒼離刁鑽飲食習慣的兩個年輕人來說,這頓飯吃得頗為有趣,只是善解人意的兩人不免擔心主人大匠師在默蒼離這番無禮之下是不是會氣到中風…?

事 實上,大匠師也不是真與默蒼離計較。默蒼離每年回到黑水城,便是為了調養身體,今年的他已比過去來的順服多了,思及此,大匠師不得不佩服那不離不棄每年都 陪著來照顧的醫生。所以他照樣附上佳釀給喜愛小酌的冥醫當作沙必死,接著想到席間讓他龍心大悅的兩個年輕人,又交代孫女也送一點過去。

「送完之後就回房去,不要打擾客人休息啊。」

「阿公你好小氣啊,難得大哥哥來。我不去打擾他們就是了嘛!」

小玉轉到飯廳,只見冥醫和默蒼離兩人已不在了,俏如來和蒼狼還待著,喝著冷茶。她出現時,蒼狼似乎有點吃驚,拉開了一點距離,小玉則不以為意,她笑著把飯桌上的餐具收拾乾淨,隨後又幫他們泡了一壺新茶,一邊跟兩人聊天,說說城裡的事,又問了許多外邊的事。

等到鐘聲響了,小玉起身。

「大哥哥,我要去洗碗,不陪你們聊天了。這瓶酒是阿公請你們的,可以泡在溫泉裡溫熱喝喔。那瓶幫我拿給杏花叔叔~』

小姑娘說完就離開了,俏如來與蒼狼便決定回房休息。他們一人拿了一瓶酒,往宅邸深處走去。半途俏如來伸手握住蒼狼空下來的手,蒼狼一驚,手上的酒瓶差點掉下去。

俏如來幫他穩住酒瓶:「好險,不然就辜負大匠師的好意了。」

然後手還是堅定地握著,絲毫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蒼狼腦中空白跟著俏如來走回房間,等俏如來進門,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匆匆忙忙道:「我先把這瓶酒拿去給冥醫前輩吧!」

在俏如來還來不及反應時,蒼狼就抽手閃身到隔壁去。他敲敲門,發現沒人之後便開門把酒瓶放到桌上,接著雖然有違教養,還是忍不住張望了一下默蒼離和冥醫的房間。

默蒼離與冥醫的房間和蒼狼他們的一樣,都是大通鋪。塌塌米上,有著默蒼離率性扔著的衣褲,至於冥醫的衣服則摺著放在一旁,IPAD毫不意外的正穩穩連在充電器上,茶几上散落著一些藥片,另外行李則打開著,東西整整齊齊的放著。浴間隱隱約約傳來冥醫前輩碎碎念的聲音。

前輩從啟程就沒有停過碎念,改天或許應該跟前輩討教是用什麼東西保養喉嚨的。

蒼狼胡思亂想之際,浴間門便拉開了。

「所以說你肉就是吃得不夠……蒼狼你送東西過來啊?」

「呃、是的前輩,我沒想到你們都在洗澡,大匠師的酒放在桌上…」

像是被話裡的某一點給點醒,蒼狼耳際紅了起來。冥醫不以為意,他擺擺手表示知道了,回頭把後頭跟出來的默蒼離的浴衣又裹得更緊了一點,像是完全忘記自己只在下身圍了條浴巾,才是更容易著涼的人。

蒼狼像是逃難似的回房,至於被擺弄的默蒼離只是冷冷看著他的背影。

然後說:「杏花,你的毛巾快要鬆掉了」

「啊嘜吵啦你!」

趕忙把腰間的毛巾給繫好,冥醫拿起布,又開始擦起默蒼離濕漉漉的頭髮。

蒼狼回房時,他才發現短短時間內,俏如來已經在通鋪上鋪好了兩人的棉被,正在整理其他行李。不過因為浴室裡的水聲掩蓋住腳步聲,俏如來一轉身見到蒼狼紅著耳朵出現在面前不免一驚。

「蒼狼?」見蒼狼似乎在打量浴間,俏如來笑道:「浴缸很大一個,放滿泉水要不少時間,我就先放水了。」

「嗯……」

「等放好水,我們就可以去洗了。」俏如來感覺到蒼狼的不自在,難道是剛才發生什麼嗎…?於是轉移了話題:「你等等可以發現它跟其他的溫泉水色不同,因為帶有泥沙,它是黑色的,所以這裡才叫黑水城唷。」

「黑色的?」蒼狼掬起水:「原來是因為如此才叫黑水城!那麼這裡的溫泉療效為何?」

「聽說因為礦物質豐富,適合舒緩肌肉痛,還有神經相關的疼痛。不意外的,它也有美容的效果。」

怪不得冥醫要每年帶著默蒼離來這裡待上幾天,不管默蒼離是否有別的毛病,光是治療那長時間不正確的姿勢造成的痛楚就夠了吧。蒼狼想著,望向佔據另一半浴缸的俏如來,白皙的胸膛隱沒在水裡,微笑在霧氣中顯得美麗而矇矓,垂落的幾綹髮絲在如墨泉水上漂盪著。

哎,水龍頭不是已經關掉了嗎,怎麼覺得水溫越來越熱呢?

模糊之際,俏如來的聲音從遠方傳來:「蒼狼你該起來了!蒼狼!」

隔天蒼狼在鬧鐘還沒響之前就神清氣爽的起身。雖然昨晚泡澡泡到暈,但也許是因為溫泉的效用吧,他並沒有感到不適,反而忘卻了煩擾他頗有段時日的家務事,徹底得到了休息。

一 旁的俏如來則還在睡夢當中。如果是警局的那些迷妹們,一定不會放棄此時的大好機會,拍個幾張天使睡容照,到時候轉個幾手都能換到一大筆錢。但這是正直善良 的蒼狼少爺,雖然知道自己的夥伴有多帥多美多好看(至於裸體多美麗就更不必提了),他還是沒有邪念的毅然決然起身著衣,打算維持平常的習慣,出門跑跑步。

「你…醒得好早啊。」

感受到一旁的動靜,俏如來揉了揉眼。

「抱歉,吵醒你了。你繼續睡無妨,我想在早餐前去外頭跑跑步。」

「不,我也該起來了。」俏如來坐起身咕噥道,一頭銀白色長髮披散在深色睡袍上極為好看:「我也想四處看看。」

兩個年輕人動作是很快的,他們迅速著裝完畢,出房門時,隔壁還很安靜。一直到玄關時,大匠師因為是睡眠很少的老人家,早就已經起來活動,他看到蒼狼和俏如來打算要出去,便把兩人叫過來交待了一些事情。

「這個小鎮並不是什麼多大的地方,走到在西南邊一戶外頭有鍛爐的人家時,你們順便幫我取一下東西,說是大匠師請他幫忙打造的他就曉得了。」老人家抿了一口茶:「在那附近有一間古廟,你們也可以去看看。」

然後大匠師給了他們飲水就把人給趕出去了。

清晨還是很冷,蒼狼與俏如來迅速的做了暖身,隨即沿著馬路跑去,並沒有直接向西南方走,而是先去繞了其他地方。黑水城基本上不算是人口稠密的地區,家戶零散各處,他們住的大匠師家大概算是城中大戶,遠遠望去,像那麼大的宅邸,也不過兩三間。

大多數人家,都只是簡單的平房。

到底默蒼離和冥醫,與此處的淵源為何呢?他們一概不知,只是定速跑著,並沒有多加交談。

一大早,田間已可見農人耕作的身影,某些屋子則已經有白煙裊裊升起。

當他們跑到大匠師央請他們找的西南方人家附近,已是早上六點,太陽還不會很曬。這家看來似乎也是個不下於大匠師的大戶,遠遠便已見到鍛爐在冒煙,想來已經有人在活動。

而他們走近時,對方門已打開。一個態度不善的褐髮男人抱胸質問道:「你們是村外人吧,來找我何事?」

「「大匠師」」

同時發話,他們互看一眼,蒼狼隨即住了口,由俏如來表明來意。

「大匠師前輩讓我們來拿委請您打造的東西。」

「大匠師?哼!」褐髮男子擺擺手,讓家人拿來一包東西:「拿去,希望使用的人不會辜負我的手藝。」

接著也不再多說,關門送客。

「這是…?」蒼狼掂了掂包裹:「好像是釘子,或者是針?」

「針?嗯~」像是意會到最終所屬者為誰,俏如來也就不再多言。他想起大匠師的話,伸手一指旁邊的廟宇:「說來,大匠師所說的可是那座寺廟?」

看來似乎年代久遠,但香火卻一直沒有斷過,整理得乾乾淨淨的廟宇,散發著一股與鄉間合著格外寧靜安祥的氣氛。

俏如來率先進入正殿,合十禮拜,蒼狼則跟在後頭,簡易祝禱。而後他想到那些煩擾既久的事,便請神開示一籤。執筊聲格外清脆,待籤詩揭曉,蒼狼卻是驚愕不敢置信。

下下籤,詩言家人嗃嗃,紛擾難寧。

「蒼狼?」

見對方神色變幻,俏如來不禁關心問道。但蒼狼只說看來事情有點麻煩,便不再多說,俏如來只好提議回去住所吃早餐。蒼狼點頭,兩人便沿原路跑回去。一路上蒼狼心事重重,回程時間比去程還要短了許多。

回到大匠師住所時,冥醫已經和小玉、大匠師在吃早餐了,默蒼離依舊不見人影。他們寒諠入座,才曉得領回來的包裹原來是給冥醫的灸針,然後也聊了一下黑水城的景物。

當他們聊到蒼狼去廟裡求籤之事時,蒼狼才古怪的說,他抽到的是下下籤。
「下下籤……」聽聞此消息,大匠師沉吟。

冥醫則說大匠師啊,難道你們這裡的廟裡只有放下下籤要來恐嚇人的嗎?

「蒼離每次都抽到下下籤啦,那沒關係。」冥醫擺擺手:「只要準備萬全,下下籤的運勢也是可以做出上上籤的結果的啦。」

「對啊大哥哥,」小玉也說,「我阿公都說,抽到下下籤,就等於抽到上上籤唷,因為這樣你會意識到處境是非常不利的,才會更努力全力以赴!」

「蒼狼,你就放寬心吧。我相信你所求之事,還是會有轉機的。」

俏如來的安慰並無甚特別,但蒼狼卻覺得自心底感受到他的溫柔,熱了眼眶。

他們在黑水城又待了三天才回轉。

蒼狼和俏如來的感情自此一日千里。

而競日孤鳴策畫的刺殺行動,在一個半月之後發生。

===EN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984-7b35e9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