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lurk.com/p/jhk3fy

題目借用阿棠說的話:「不管是狼主還是北競王,金池都會好好保護她懷中的男人吧?」

金池在我心中就像電影版的華生太太那樣,溫柔又堅強,我真的非常喜歡她。
*

命懸一線之際被救回來,競日孤鳴雖不至於死,但功力全失,又病又虛,幾乎形同廢人。

把他救回來的姚金池不以為意。即使不像過去在王府裡有名貴藥材可以調養,她還是盡自己所能,利用可得的材料調製藥膳。

「競王爺,該吃藥了。」

某天,金池端藥至床前,聽到同樣溫婉的呼喚,競日孤鳴突然勾起一抹苦笑。

「金池,小王現在就只剩下你了。」

從怔愣的金池手中取過湯碗,總是含笑的眉眼已無笑意。

「不,真說起來,你從來都沒有屬於過我呢。」

不是孤王,不是小王,就是那個最原本單純的那個「我」,自稱中的微妙差異,敏感的金池並非一無所知。

她看著競日孤鳴喝完藥,然後把湯碗還她,躺回床上閉眼休息。

雖然過往種種不可能一筆勾銷,但是對於這個男人卻總是放不下心。

於是競日孤鳴感覺到屬於金池的馨香自一旁傳來。

「競王爺,睡吧,金池會一直在您身邊的。」

=END=


一個對身邊的男人照顧已久早成習慣,卻又芳心暗許在那不羈的男人身上;
一個覺得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只是必要時犧牲掉淑女也不妨。

寧嫁所愛也不嫁無愛 vs. 等久了終究會是你的

競王爺,多元成家方案歡迎您~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ase96ya.blog128.fc2.com/tb.php/986-d0d1aa3f